首页>文化旅游

初心在方寸 咫尺在匠心

——神木手工地毯的前世今生

时间: 2022-01-07 11:47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丁向龙 张雄芳
 

  近日,记者走进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传习所,感受神木手工地毯的温度,致敬匠人匠心。

  神木手工地毯行内称为手工打结地毯,被誉为“铺在地上的画”,是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美术品,据神木县志记载:在1840年前后,宁夏人胡迁和夫人杨氏就在神木开始招收学徒,编制地毯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和喜爱。曾免检出口到美国、日本、瑞典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赚取外汇的紧销品,也是当地追求时尚的奢侈品。现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已入选陕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始于热爱——在深耕厚植中坚定前行

  在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传习所,不仅可以全面了解神木手工地毯的制造技艺,也为广大群众提供了交流学习的平台,助推着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张玉恩是这里的管理人,也是神木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三十多年的地毯编织生涯,他把每块地毯都视若珍宝。

  在传习所其中一间正房里,陈列着各种手工地毯精品,不同年代、不同样式、不同花色、不同形状的地毯应有尽有,可以说是地方专业性工艺品博物馆,更是一扇了解神木手工地毯历史发展的科学之窗。张玉恩特别自豪地介绍了一款挂毯,“马有几种方式这个叫走马,走马又分为站马、跑马等几种方式。你看它的形状特别精致,但做这么一块挂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一个人好好做得三个月的时间,是很费功夫的。”

  说话间,张玉恩又展示了一块“古老”的地毯,是他奶奶的嫁妆,传到他手上已历经四代,虽有百年,但这块地毯仍旧结实如初。这块老地毯,现也是老张家的祖传之物。

  张玉恩起初送两个女儿学做地毯,只是为了铺块“女儿毯”,后来为给女儿们弄一个制毯的地方,他将全家人节省下来的口粮拿到高家堡镇上卖钱换毛线、做机梁,也由此开始了他的地毯缘分。1985年,他还在乔岔滩桃柳沟村里小规模的制作地毯,那时的张玉恩虽什么都不懂,但也年轻、出挑,为了多节省一些制作成本就想着自己出去买毛线,就和村里人凑了两三千块钱,跑到河北保定考察市场买毛线。

  毛线买回来后,张玉恩就在家织毯。一次偶然的机会,县城里的其他地毯手艺人误以为张玉恩是毛线贩子,就纷纷跟他买毛线,一买一卖就赚到了不菲的差价,他觉得这是个商机,坚持了一年就攒够了在县城开店织毯的本金。之后,张玉恩果断带着全家10口人搬到了县城。

  1988年,刚刚来到县城的张玉恩一鼓作气,租了门店扩大了规模,招收工人织毯染毛线,大批量制作地毯。多年来,他一直坚持传统方式生产制作地毯,勤勤恳恳,带领着他的作坊不断发展与繁荣。

  基于创新——用匠心让手工地毯更出彩

  张玉恩介绍,最初的神木手工地毯形状以方形小块为主,花色也比较单一,引用西域编制法,采用8字扣和U型接扣的方法,生产的产品主要以手工裁绒地毯为主,具有明显的西北地域特色。而传统的神木手工地毯,选用内蒙包头等地的活剪毛,经过58道工序编制而成,一块上好的神木手工地毯必须做到“平、顺、端、齐、整”这五个字。“一块好地毯首先要选好羊毛,好羊毛才能纺好线,没有好羊毛就纺不出好线,没有好线就做不出好毯。”张玉恩说。

  1960年以前,神木手工地毯主要以内销为主,最初的手工地毯受染料及样式等多种因素影响,主要以二蓝、三蓝等单一颜色为主,形状简单。进入60年代,神木手工地毯内销持续紧俏,市场对神木地毯的要求也高了起来,以前单一的方形毯已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

  在形状上作出改变,是神木手工地毯适应市场的结果,同时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神木手工地毯的匠人们开始在颜色上作出大胆尝试。

  张玉恩指着一块1960年制的地毯说:“神木早期地毯只有深蓝、浅蓝两种蓝线,可以织成富有寓意几何图案,熟练的工人不用图纸,直接上手就能织出来。后来染色技术提升,有了颜色更加丰富的毛线,图案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新的寓意。”

  精美的五彩地毯逐渐兴起,神木地毯也迎来了第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神木地毯远销英法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神木手工地毯不光在外口碑好,也是当时的时尚奢侈品,当时一块神木手工地毯的价格是2000块钱左右,当其他地方出嫁女儿,都在流行“三转一响”的时候,神木手工地毯却成为了当地婚嫁的必备品。

  张玉恩有6个女儿,每个女儿出嫁的时候都可以挑选心仪的地毯作为嫁妆。当时地毯不光可以作为嫁妆,婆家给娘家的彩礼里中也必有地毯,而且讲究送两块,是神木约定俗成的婚嫁习惯。

  成于坚守——让传统技艺“活”起来

  随着神木经济的不断发展,手工地毯编制厂也如雨后春笋般兴起,而张玉恩就是趁着这股热潮从农村来到县城,开始了地毯制作与销售的生意。“生意最火的时候是八九十年代,有时一天单直接上机梁的工人就过百人。”张玉恩说。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国营地毯厂的倒闭,织毯只能以家庭小作坊为单位的个体经营继续延续这门技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日渐提高,对地毯的需求不断下降,加之外来地毯的冲击,从事地毯制作的人也不断减少,神木手工地毯最终走向没落。

  所有的集体地毯厂倒闭后,人们不光卖了楼,织毯设备也全部卖了废铁,这让张玉恩感到十分惋惜。而在张玉恩看来,从一撮绒毛到一张地毯,绘图、染色、挂线、编织、平洗、剪修几十道手工制作工序,一针一线皆匠心,唯有坚守才能振兴传统地毯工艺。如今用做防寒的手工地毯虽然逐年递减,但作为工艺美术品,神木地毯的市场依然还在,张玉恩认为,关键在于如何找到对应的市场,近年来,他在实用型产品上下功夫,编制出沙发垫、汽车垫等紧俏的地毯衍生品,让手工地毯技艺在创新中“活”起来,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一块块精美绝伦的地毯是手工艺人血与汗的结晶,是他们对传统工艺的创新和凝练,神木手工地毯匠人对传统工艺的坚守和对艺术的执著追求。通过多年的努力,2018年2月,“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21年,张玉恩、牛翠英、任利霞被命名为“神木手工地毯制作技艺”非遗代表传承人,为神木手工地毯的传承发展起到了带动作用。

编辑:马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