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网首页
 
煤钢价格反弹考验去产能督查 一些地方靠鞭子抽打才能推动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08-23 09:02 作者:

  煤钢价格反弹 考验去产能督查

  为了更快更准时地“啃掉”去产能这块“硬骨头”,部际联席会议按照国务院要求组织了10个督查组,本周起将陆续赴各省区市开展钢铁、煤炭去产能专项督查。

  “不督查不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一些地方去产能不积极,要靠中央督查的‘鞭子’去抽它,才能推动。”

  从数据来看,煤炭钢铁的去产能情况确实不尽如人意。截至今年7月底,全国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

  在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赵辰昕看来,去产能进展缓慢的原因很复杂,既有员工安置、资产处置、债权债务等难点,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畏难情绪也依然较重,担心去产能会影响经济发展。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院主任牛犁向本报记者表示,近期煤炭、钢铁的价格出现反弹,相关企业的效益有所好转,一些被关停的企业又重新生产了,一些此前犹豫是否要关的企业又不再关了,这直接影响了地方上去产能的决心。

  都想别人去产能自己享利润

  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要求,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专项督查工作的督查方案已于8月17日印发,10个督查组将重点督查去产能有关政策的贯彻落实情况、任务分解和进度落实情况、产能实际退出情况、奖补资金筹措使用情况、职工安置情况等八个方面的内容。

  尽管目前具体的督查省份名单尚未披露,但一些地区去产能滞后的情况已经披露。国家发改委8月初发布的《关于煤炭去产能和专项执法行动开展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称,目前内蒙古、福建、广西、宁夏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煤炭去产能工作刚刚启动,还没有实现实质性产能退出;江西、四川、云南完成比例不到10%。

  去产能的地域差距确实不小。以钢铁业为例,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研究员徐莉颖告诉本报记者,到7月底,浙江等四个省份已经完成了全年的去产能任务,但河北、辽宁等产钢大省的去产能成绩并不理想,仅完成了10%~35%,河北省上半年的粗钢产量甚至增产了100万吨。同时还有多省份尚未真正开展有实质性的去产能行动。

  事实上,进入2016年后,钢铁行业似乎迎来了“春天”。国内钢铁价格自2015年12月开始反弹,使得钢铁企业的经营状况出现改善,这也使得很多“暂停”的产能又复燃了。

  受钢价上涨等因素影响,河北钢铁行业经济效益上半年大幅提高,销售利润率达到3.02%,实现利润150.06亿元,同比增长181.3%。

  中国联合钢铁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2016年国内共关停高炉34座,合计容积23414立方米,炼铁产能2800余万吨;而部分钢铁企业新投产设备情况则是,2016~2018年仍有16座高炉计划或即将投产,合计容积47740立方米,炼铁产能4045万余吨。显然,一旦利润合适,钢铁业仍有很大的复产空间。

  徐洪才告诉本报记者,随着煤炭钢铁价格上涨,一些地方明显放慢了去产能步伐,“希望别的地方加快削减产能淘汰企业,而自己享受去产能带来价格上涨的好处。”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7月中旬的2016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上明确表示,去产能的力度不会因为价格上涨而减弱。

  宝钢集团在去产能方面有着不错的样本。数据显示,宝钢已提前完成了今年削减过剩产能395万吨的目标。今后三年内,宝钢集团计划去产能合1220万吨,占现有产能的20%。

  本报记者了解到,宝钢专门成立了去产能领导小组,还与各子公司签订《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目标责任书》,并将《责任书》规定的任务完成情况与子公司领导的年度业绩考核挂钩。

  去产能不仅仅是经济问题

  “2015年,我国粗钢产量8.03亿吨,产能利用率只有71.06%,近三成产能是闲置的,但有的企业资金链已经断裂,仍然退不出去,一些亏损企业银行不让破产,还有的亏损企业地方政府不让破产,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成为了社会问题的一部分。”马钢股份(600808.SH)总经理钱海帆曾对本报记者这样说道。

  多名钢铁行业内人士也对本报记者表示,我国钢铁企业缺乏市场退出机制主要表现在三方面:首先是地方保护色彩较浓,由于企业是当地利税大户,一旦出现亏损,地方政府会通过信贷、财政、税收等多方面扶持,使企业继续生存;

  其次是社会保障制度滞后,银行呆账、滞账处置过程中存在种种困难,使一些处于竞争劣势的钢铁企业无法顺利退出;

  第三是企业职工安置困难,我国在社保体制方面还有许多旧账没有还清,在企业的养老、失业、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还没有得到完善之前,企业的退出意味着职工生存困难,从而给企业的退出带来巨大的压力。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在采访一家黑龙江煤企时了解到,该企业职工平均年龄在45~50岁之间,30岁左右的年轻人占到20%~30%。45~55岁的矿工可以在煤矿等待内部退养;但年轻人要么停薪留职、自谋生路,要么等待市政编制。

  但也有企业在员工安置方面有着不错的经验。比如,宝钢集团利用原特钢板块的部分厂区,规划建设了“创客空间+专业服务+投资基金+技术平台”的吴淞口创业园,重点发展先进材料、3D打印、能源环保等科技产业以及现代服务业。为此,宝钢开设了“产城结合”、“产融结合”、“产网结合”等各种培训班,结合企业的创业园区帮助员工转型。

  来自武钢集团的官方统计则显示,集团已完成1.4万名员工的分流安置工作。董事长马国强此前透露,对于“去产能”过程中产生的富余人员,坚持“多余人员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的安置原则。

  有趣的是,滴滴此前发布的《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省份下岗再就业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有超八成去产能行业员工兼职开滴滴。

  根据报告,今年3月,武钢分流职工以后,7000名钢铁工人加入到了滴滴司机的队伍中。30岁的赵昆就是其中的一员,早在去年底,赵昆就开始尝试开滴滴,每个月收入能有上万元。

  报告称,在去产能行业的全职司机中,有77.9%的司机原收入在2000~6000元左右。成为全职司机后,原月收入为2000~4000元的去产能员工,平均收入可提高54%,最高可达120%;原月收入为4000~5000元的去产能司机,平均收入可提高10%左右。

  钱海帆表示,目前来看,仅仅依靠市场化调节来去产能的做法遇到了很大困难,必须尽快建立“制度供给”体系,加快钢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进程。

  比如欧美等国家“去产能”的经验就是,政府承担钢铁企业相当一部分的社会成本,通过财政、税收、金融、产业等政策,推动兼并重组,扩大消费,促进产能海外转移,淘汰落后产能,鼓励钢铁企业向下游延伸产业链,加速第三产业繁荣,吸纳钢铁行业的过剩人员。

 
相关新闻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资讯 更多>>
高温下的建设者:建筑工人烈日下的坚守
中鸡76岁老党员高永才退休回村义务服务村民
市人大检查我县省物业管理条例贯彻实施情况
大柳塔试验区石圪台村:党建助力村庄换新颜
神木二十里墩村张板崖小组:帮扶有力 脱...
神木西过境红柳林至赵家梁公路通车
脱贫路上的“双子星座”
  图片新闻 更多>>
 
刷新

Copyright@2012-2013 神木县新闻网(中共神木县委、神木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ICP 陕ICP备1300352
中共神木县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县新闻中心主办 办公:0912-8350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