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从未有过的(组诗)

时间: 2020-02-06 13:51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梦野
 

  又来了,蝙蝠

  扇一扇,夜就来了

  一袭黑衣

  再一扇,黑过你的翅膀

 

  你掠过的地方

  飘落着时光

  翅膀是轻的,夜色是重的

 

  你掠过的地方,摇晃着

  春夏秋

  紧抱着,在季节外相守

 

  早已不见你的身影

  我沾泥的童心,在你的冬眠里

  一次次惊醒

 

  夜游者蝙蝠

  你不轻易张嘴,老怕人看见

  只偷偷一次

  把整个夜晚吞下

 

  忘记乳液

  你鼓起的肚子

  飞绕着

  消化着蝉吟、蜂鸣、蚊嗡……

  消化着节令,从立春到大暑

  从立秋到大寒

  你消化出的时空,字迹不清

 

  字迹不清

  每一个笔画

  钻入不同脸孔的毒

  掀翻光阴

  从春的枝头闪躲

  在无人的平坦的路上颠簸

 

 

  落在武汉的蝙蝠

  你盗取了风,从南往北

  从东往西

  飞翔的你

  停不下来

 

  你偷走了月,从山到水

  从乡到城

  隐身的你

  将日子压瘪

 

  盯着你的是霜

  白白的,你只落了一次

  缩着身子

  愈来愈小

  落在武汉

   

  其实你不只落在武汉啊

  身体瞬间扩张,不是一个你

  是无数个你

  落在每一条,被夜追赶的路上

  落在喇叭里

  落在灯闪的地方

 

  从未有过的

  从未有过的

  从未有过,雪会这样的赶路

  裹紧身子

 

  从未有过的

  祖国处处

  雪并不会融化,雪紧抱着雪

  抱成了雪山

 

  从未有过的

  日子睁大眼睛,分秒也长出胡须

  一根根

  也被染白

 

  从未有过的

  四面八方

  还有雪在飘着,加着速

  在方言里

  飘成滚烫的白衣

 

 

  手帕的形状

  从蝙蝠的体内钻出

  在华南海鲜市场,冠状病毒

  开始了一场

  没有翅膀的飞行

 

  撞疼的,首先是武汉

  满身发热

  大地伸出颤巍巍的臂膀

  入怀的孩子

  一个个在降温

 

  一个个在降温

  撞疼的,还有更多、更多

  长江水红着眼睛

  漫出河床

  一滴一滴 

  从百姓的眼角流出

 

  无声地流着 

  一直在流

  流成公路、铁路、航线……

  流成祖国的模样

  流成手帕的形状

 

 

  还得杏芽点染春天

  堵住嘴巴的

  一张张嘴巴的

  不是沙尘,不是严冬,不是口罩

  而是蝙蝠

  而是病毒

 

  堵住嘴巴

  乡音喘着粗气,东倒西歪

  吞下的野味

  一一,挤出鼻孔

 

  挤出鼻孔

  挤出逃离的广场、街道、酒店、茶馆、咖啡厅……

  挤疼小区、单位、医院、药店、检查站……

  挤疼土路、小车、村庄、乡亲……

  挤疼人心

  还得觉醒

 

  撬开嘴巴

  撬开天南地北的,一张张嘴巴

  还得笑容走下双脸

  还得杏芽点染春天

  还得依靠祖国这个支点

 

 

  知道它说了什么

  大街上,你看到他在走着

  他们在走着

  其实是口罩在走着

  行色匆匆

 

  单位里,你听到他在说话

  他们在说话

  其实是口罩在说话

  小心翼翼

 

  一个口罩,两个口罩……

  都是小口罩

  口罩们在说着什么,声音好低哇

  还未听见

  话就碎在地上

 

  其实

  是时光,织成一个最大的口罩

  被春天 

  抢先戴走

 

  想知道它说了什么

  还得你,还得我,还得他

  追赶着

  直至,花朵开怀

  直至 

  草木弯下腰来

 

  神木,有条通往武汉的路

  给板蓝根颗粒,不断地加水

  渐淡的咖啡色里

  飘出疲惫的“非典”

  飘出醒来的年月,在你身体里发甜

  飘出你蓝墨水里的童年

  飘出你作业本上的名字:李宇莲

 

  你开始憧憬大学

  将小学、初中、高中,都读成医科

  一一 

  装进书包,鼓鼓的

  背着、背着

  就背成了白色

  背成了护士的色彩

 

  新型肺炎

  将春节的天空擦伤

  一块块阴云,掉下来

  化成雨

  生出滑滑的意绪

  吟诵着

  句子站立不稳

 

  战“疫”的号角声,沾着两个字

  援鄂、援鄂、援鄂……

  脱去鞭炮中春的外衣

  你将自己打包成分秒 

  挤进武汉医疗队重症三组

 

  这一挤,挤出汗水

  挤出汗水浇灌着的花朵

  这一挤,挤出清爽的神木

  挤出长江内外 

  所有的神往

  抒叙人世的安祥 

 

  在神木人的耳廓上

  你取走姓名

  装入衣兜 

  李宇莲、李宇莲、李宇莲……

  梦境里

  你还在奔赴,来来回回

  回回来来 

 

  两千六百里

  不知道有多少个两千六百里

  你惊喜

  接连的惊喜

  每一次,都要和武汉相遇

  编辑:刘水霞

Copyright@2012-2019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