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财经频道>图片集
 
鄂尔多斯三年阵痛 如今怎么样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11-04 09:44:00 作者:

                   鄂尔多斯随处可见的烂尾楼。本报记者 刘星摄

 

铜川镇的汽车展览中心,即便是周六,也没有多少人来买车。本报记者 刘星摄

 

 

  三年阵痛,鄂尔多斯(7.38, 0.00, 0.00%)如今怎么样

 

  20多天前,“债务处理得差不多”的鄂尔多斯商人杨维,终于重新启用了自己两年前的手机号,“是时候该干点什么了”。

 

  鄂尔多斯,这个3年前民间集资和房价双双崩盘的城市,对当年民间集资的清算似乎到了一个节点。2014年7月,鄂尔多斯女商人宁虹因集资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死刑。此前,在当地鼎鼎大名的苏叶女、刘兵也因同样的罪名被二审判处死刑,目前苏、刘两人正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

 

  这儿的人不时会怀念起2010年,那是鄂尔多斯人记忆中最美好的一年,是“干什么都挣钱”的一年。煤价上涨带来的资金通过遍及全城的民间集资,进入楼市,进而制造了如潮水般上涨的财富。但维系所有这些的鄂尔多斯房价,却在2011年进入瓶颈。继而煤炭价格下跌,财富的大潮退下,只留下一幢幢烂尾楼和数不清的债务。

 

  如今,人们不得不学着与那些要不回的债务和平相处。曾经到处涌动的热钱,都沉淀在城市随处可见的停工楼盘中。历经起落,鄂尔多斯留下了一个值得深思的城市化样本。

 

  干什么都挣钱

 

  对于刘开来说,这两年来每天的生活,几乎就是提着满是债务人资料的灰色小包,来回奔走在银行和法院之间,对着打印出来的名单,催账,还账。刘开是鄂尔多斯一家颇有规模的汽贸公司的老总,从卖羊绒衫到卖车,他的财富故事有着鲜明的鄂尔多斯特色。

 

  位于内蒙古西南的鄂尔多斯市前身为伊克昭盟,2001年撤盟建市。早年的鄂尔多斯非常贫困。当时,最值得羡慕的便是能进入“温暖全世界”的鄂尔多斯集团工作。

 

  刘开最早就在鄂尔多斯集团驻青岛办事处工作,那时候他总是觉得外地更干净、漂亮,而鄂尔多斯在他心中则是一片灰蒙蒙、没什么人气的印象。

 

  变化出现在2004年年底,那一年,随着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煤价开始飙升。随之,煤矿的征地、转让,乃至周边产业,让一批鄂尔多斯人迅速富裕起来。恰巧,刘开也在2004年因为家庭原因回到鄂尔多斯,开始了卖车生涯。

 

  刘开卖车最初的业务是卖拉煤车,“黑金”价格的暴涨迅速带动了周边产业,他的生意也非常红火。那时候,只要有车就不愁卖,为了早点拿到车,客户们会主动给刘开送提成,“所有人都在买车,昨天可能还是个放羊的,今天买了车就去拉煤了”。

 

  飙升的煤价拧开了流动资金的水龙头,恰在此时,政府开始推动宏大的造城计划。2004年,鄂尔多斯市正式启动了康巴什新区的建设,规划中的新区位于东胜与阿镇之间,距东胜25公里、阿镇3公里,规划控制面积155平方公里。这个日后以“鬼城”闻名于世的新区,当时的计划人口为30万人。

 

  由工业化进而城市化,鄂尔多斯的发展进入快车道,巨大的城建投入进一步刺激了房地产行业,而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进入。一切在2010年达到顶点,那是鄂尔多斯最好的时候,即便你没有任何门路,也可以把钱通过大街小巷的典当行放出去,拿到最低的两分利息。而这些钱再几经转手,最终进入鄂尔多斯滚烫的房地产项目中。

 

  “真的是干什么都挣钱,”商人杨维向记者感叹,“比如你开一个饭馆,开着开着不想开了,随手加价100万元都有人接盘。”

 

  刘开也融过几次资——车太好卖,不拿现款根本提不到货,银行放贷又慢,他只能找朋友借钱,一般利息都在两三分之间,“那时候钱真的是好挣”。

 

  与这座城市曾经的喜好一样,刘开也一度对大、气派有着相当的追求。年景最好的时候,刘开的公司同时经营着7个店面,其中一个年花费70多万元,面积达到400多平方米。而刘开希望向朋友提起的另一个成绩,则是他在银行的购车担保款项,一度做到了两亿元的规模。

 

  吃利息就像领工资一样

 

  2006年,读完大学回到鄂尔多斯的贺婕发现,当年留在家乡只有中专文化的朋友,已经和别人合伙融资倒腾商铺,挣了几百万元,“当时我真是觉得,自己读的书一点用都没有”。

 

  很难具体说清楚鄂尔多斯民间借贷的风气形成于何时,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房地产勃兴之初,鄂尔多斯的金融业还很不发达:2008年之前,整个城市只有工、农、中、建四家国有商业银行。

 

  但时间不等人,煤价飙升之时,前期所需资金得不到银行贷款的支持,于是民间资金迅速涌入,而煤矿发展又带来了新的财富。贺婕的一个邻居当初5万元入股了一家煤矿,没多久,煤矿转手,邻居分到了50万元。而类似这样的故事,在鄂尔多斯数不胜数。

 

  住建部联合高和投资发布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将鄂尔多斯的金融模式称为“体内循环”,即“由煤矿产生财富,支撑政府改造城市。通过拆迁,分配给更多的人,再通过民间借贷聚集资金,贷给房地产和新的煤矿,令更多的人分享到高收益。而由于缺乏更多可供投资的产业,大量鄂尔多斯人选择将闲置资金投入到房地产中。用一句话概括这一过程,即是将地下的煤转变为财富,然后存入地上的存钱罐——那些永远也不开灯的房子。”

 
相关新闻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财经资讯 更多>>
神木煤化能源公司电化分公司电石生产又...
神木:创优金融环境 助推经济发展
西寨村:攀上“好亲戚” 过上好日子
神木加大通村公路建设 预计2017年底通畅...
神木农村集市鸡仔火爆热销
神木县投资1091万元兑现计生优惠优待政策
神木农商银行:融入发展大局 发挥金融主...
  人物专栏 更多>>
 
刷新

Copyright@2012-2017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ICP 陕ICP备1300352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